广州大衣销售网络社区

【买房故事】那一天,我用比买大衣快百倍的速度买了套房,赶上了房价大涨前的末班车

弘业V房产 2018-03-14 14:32:23

今天,给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买房故事——2016年1月24日,主人公用比买件大衣要快百倍的速度,定下一套“高龄”29岁的房子,这栋房子房本87年,比主人公还小一岁。=


购房源起:想有个干净窝


2010年7月研究生毕业后,学校宿舍的截止日期突然而至。由于对租房市场并不了解,低估了毕业高峰时的租房难度。毕业前夕,我在位于三环以内的学校附近跟随中介、个人房东看了两天的房,在狭窄没有窗户、仅容一床的隔断间,以及昂贵的单间中经历期望和失望的交替。最终,在位于北三环中路的满庭芳园找到一间别人转租的隔断单间。


这所住房本是一个大两居,两房、一厨、一卫。两间正规房间分别住着一对情侣。中介把客厅隔成两个单间,一个不带窗户和暖气的单间里已经住着一个女孩,另外一间带有朝东大窗户、空调、暖气且略大的隔断则转租给了我。而最为逼仄的是厨房外面的阳台,摆放了一张普通单人床一半宽的小床,里面住着一个刚毕业的北理女孩,她的“房间”除了床,无可立足之地。


第二天,我就从学校宿舍搬进了这个隔断间。然而,仅过一天,崩溃呼啸而来。由于在几波看房人中抢房心切,我忽略了洗手间和厨房的卫生状况,以及如此多住户带来的不便。


洗手间无人打扫,便池和洗手池不忍直视,纸篓里扔着即将溢出的纸,而洗手池前的镜子早已不可视人;厨房有股馊味,堆放着北理姑娘泡着水的已经发毛了的电饭煲。


隔几天,有朋友来访,见到我的住所后,沉默良久,问:“你为什么不回家去做老师,去考公务员,以你的学历,可以有受人尊敬的工作和优渥的生活,为什么在北京受苦?”当时,我沉默以对,不敢接话,也努力让自己不要敏感,试图麻木一点,再麻木一点,以此逃避眼前看到的总总,以便在北京支撑的更久一点。在当时,我就隐约有个要赶快在北京买房,和有个自己干净窝的想法。


1个月后,单位批下宿舍,我毫不迟疑的搬走了。

放弃大厂:鸡肋还是机会


2012-2013年,关于通州即将成为副中心的传闻渐起,连我这消息极度不灵通人士也听了几耳朵。当时,很多同样没有北京户口的朋友去燕郊潮白河和大厂买房。


2013年,我去当地查看,燕郊潮白河已经没有房源,大厂的房子刚刚7500-8000,如果签约还有优惠。算算手上攒的钱,首付在当地买一套80多平米的房子毫无压力。然而,当时优柔寡断,且对于房子是否增长毫无概念,从居住角度考虑,觉得大厂实在太远,就放弃了。不久,通州成为副中心的传言越来越真,然而,当时对于房子一知半解的我,并不知道大厂对于我来说,到底是鸡肋还是机会,最终选择放弃。现在想来,如果当初买到大厂的房子,也许在涨价后卖掉,我在北京的首付也就有了着落,不过那也只是如果。


在此期间,我又随着房东的意念,搬了一次又一次家。幸运的是,我最后遇到的房东超级好,他懂得在北京的不易和艰辛,把非常好的房子用远远低于市场的价格租给我,并且两年多时间里都未涨价。感谢我的房东,祝福这位善良的博士后。

冲动买房:最务实的决定


2014年底和2015年上半年,股市就像钱塘江的潮,涨得铺天盖地。2015年初在股市小赚一笔后,2015年6月中旬之前,我收手了。因为在京五年社保即将满了,我想买房。感谢这次收手,让我免于后来的那场股殇。不过,一来在最后一位房东的房子里住得忒好;二来本身懒惰拖延,就以换了新工作要适应为借口,始终没去看房。这期间,央行多次降准降息,眼看着我搜集的房源一个个都被打上了已售的标签。12月底,任志强一句“今年不买房,再等30年”,我终于开始看房了。


我想要一套两居,一直想把父母接到身边,有了两居父母在比较方便。1月初,一位中介称以我现在的首付,根本买不起两居,就带着我看了几套大开间。想到一家人同挤在一个转不开身的开间里,老人肯定不会安心住下来。我拒绝了这位中介,有点灰心并再次钻了牛角尖,感觉如果不能兼顾工作和老人,买不买房,又有什么意义?


1月24日,一位中介来电,听完我的最高首付额和诉求后,他很爽快的说,可以找到合适的矮层小两居。虽然已近下午4点,我还是裹上羽绒服,和朋友赵赵、刀刀一起从西四环杀往东五环外。中介说一共找到5套房源,领着我们看了一套装修破败到几乎不可住人的房子后,又看了另外一套装修破败到几乎不可住人的房子。第二套房子格局南北通透,且四四方方恰到好处。赵赵劝我如果略作装修,也可以住得很舒服。我还在犹豫的时候,中介告诉我,上一个看房人已经去签这套房子了。


火速赶往另外一个看房地点。这三套房源,一套三层、两套六层,都在首付范围之内。并且房子的格局南北通透,全明格局,都四四方方。老房子没有电梯,考虑到老人,排除掉两套六层高的房子,我已经倾向于那套矮层的房子。


朋友刀刀在网上查看这个区域的环境,发现这里距离地铁三站公交,由一条仅容两车对向行驶的小路连接,平常堵车堵到天怒人怨。刀刀怕我冲动决策后,再后悔。就拉着我去吃晚饭,作为缓冲。“远,工作不方便;破,都快赶上你老了;堵,不方便;女孩子买房压力大没必要。”刀刀力劝。在吃饭的途中,我和赵赵、刀刀一起询问了沿途的链家和我爱我家,没有找到比这几所房子更加便宜的房源,这意味着如果不在这里选择,我可能买不到房子。我,这个买一件大衣要花几天时间转几家商场,并在网店、实体店多方比照的重度拖延症和选择困难综合症患者,做了一个平生最务实的决定,凭借自己手里那点钱,当天就把这套房定下来。重新回到中介那里已经到8点了,中介约出房东,我就这么冲动的用比买大衣快百倍的速度,定下了平生第一套房子。


接下来,首付、过户、交房,父母兄妹,纷纷倾囊。现在,我承担着并不太大的银行还贷压力和非常大的还首付借款压力,并从上下班路程各半小时的租住房,搬进了这座上下班各需要一个半小时的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
买了房子后,我有规划的记账和还款,发现原来我可以赚到和存那么多钱;衣服不再是非一两千不选;少去外面吃饭,做饭手艺也大幅提升;我买了漂亮舒适有质感的窗帘,以及一直喜欢的品牌的一应家电……压力大时我也会反思:过得这样拮据和经受上下班如此远得距离,是不是不够明智?不过,后悔吗?也许后悔,也许不后悔。2016年8月,刀刀要把一居室换成三居室,在经历了楼市的疯狂并被房东加价虐伤后。他忧郁的告诉我他特别后悔,后悔当初曾劝我不要买,庆幸当初我的坚定和不听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