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大衣销售网络社区

第675章 写真

风吹陌梁 2019-01-11 01:52:42

 

 

徐畅然把窗帘全部拉开,阳光倾泻而来,屋里变得非常明亮,他得意地朝李所妍看了一眼,李所妍笑了一下,拿着衣服进入卫生间。

 

上午8点半的光线,不如7点的光线色彩丰富,已经有些硬,但毕竟是自然光,比灯光更有利于表现青春气息。

 

如果那天晚上贸然拍摄,不知是什么结果,光线是否足够,暖色灯光拍出来是否有些暧昧,这些都成问题。

 

卫生间门打开,李所妍走出来,徐畅然眼睛望过去,喉头动了动,不由自主咽下一口口水。

 

李所妍穿一件真丝短款旗袍,复古的样式,不知是汉服还是唐装,花色繁复,既可说素雅,又堪称浓烈,她像画中人一样,走过来站在徐畅然跟前。

 

这次来荣城买的?徐畅然问道。

 

我母亲给我买的,来不及订制,成品有合适的,就买了一件。

 

很漂亮。有点担心我的摄影水平对不起你…………”徐畅然朝她比划着,说话都有点结巴了。

 

心里还有点后悔,早知道是这身装束,灯光下更有意境,床边,床上,或沉思,或微笑,不仅是一点暧昧,还有无尽的诱惑,这样的风格,以后也足够回味。

 

但自然光这个概念已经说出去了,只好开工,主战场摆在窗边,主要表现模特的肌肤、面容、神态,服装的重要性在其次。

 

李所妍的优点在于不矫揉造作,自然的神态中透出一份娇俏,徐畅然来了兴致,把这次拍摄当成一次考试,和李所妍一起设计动作,认真地拍摄。

 

窗边站姿拍完,转战床上,坐着、躺着,俯拍,仰拍,很多时候不用徐畅然指挥,李所妍自己变幻着姿势,徐畅然只管按快门,调整参数,保证曝光准确。

 

为了使画面层次更清晰,徐畅然采取手动对焦,左手不断调整焦距,右手按快门,拍完一个动作立即检查,明显拍得不好的立即删掉,拍得好的拿给李所妍看,让她保持高昂的情绪。

 

特写也免不了,脸部,手臂,特别是赤裸的腿足,拍的时候靠得稍近,屏住呼吸按下快门,拍完立即后退,生怕自己一时恍惚,手摸了上去。

 

一个多小时后,拍摄进入尾声,徐畅然恢复了自信,从已经得到的照片看,给李所妍留下一段美丽的青春,足可交差。李所妍跪坐在床上说道:徐畅然,我想拍……更自然的……写真,行吗?

 

嗯,你请便。徐畅然单手拿着相机,潇洒地点点头。

 

李所妍跳下床,又跑进卫生间,徐畅然坐在沙发上休息,这回她又换什么服装呢?低头翻检照片,思考着一个问题,今天这种场合,是不是定焦镜头更能胜任?1.4的大光圈,定焦镜头的画质,可能更有表现力。不过变焦镜头也有好处,今天基本使用了三个焦段,283550,似乎35焦段使用最多,看到一个帖子说日本人拍写真喜欢用24,徐畅然不喜欢这个焦段,变形太多,让模特看起来有些妖气……

 

门打开了,李所妍慢慢走出来,徐畅然扭过头看了一眼,又一次咽下口水。

 

一丝不挂。

 

李所妍没有穿任何衣服,带着一丝笑意看着他,他看到前面两团微微隆起的新剥鸡头,感到呼吸急促,恍惚中听李所妍说道:“我这样拍,行吗?”

 

“可以。”徐畅然一下子站起来,微笑着说道,又猛地转头朝窗户望去,还好,28层的高楼,近处没有与它比肩的建筑,是个让人放心的拍摄场所,回过头,李所妍已经上床,两条腿微微弓起,正等着他。

 

“你怎么想起拍这种……”徐畅然语气平静地问道。

 

“我想在20岁之前……拍一次。”李所妍说道。

 

徐畅然点点头,的确是好机会,冬天虽然也可以拍,但打开窗户太冷了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开始调整相机参数,然后拍摄起来,李所妍配合着,和刚才的姿势差不多,只是这次的服装是最天然的——肌肤。

 

徐畅然很少发出命令,更多让李所妍自己调整姿势,拍特写时,他把焦距调整到50,从头到脚逐段拍摄,李所妍的身材和想象中一样匀称,像玉雕一样完美,双峰圆润,两个小小的乳头翘立着,身体中间部位水草萋萋,馒头一缝,徐畅然喘着粗气,不停地拍摄着。

 

床上的镜头拍完,又转移到床边,光线更加明亮,肌肤和阳光几乎要熔化在一起,徐畅然一边拍一边夸奖,“这个动作好”,“这张感觉不错,明暗对比强烈,可以处理成黑白照片”,李所妍不时跑过来看回放,徐畅然控制呼吸,尽量平静下来,意识到旁边是一位裸体少女,不能失态。

 

李所妍还设计了几个提腿的动作,每次她的一条腿向上扬,徐畅然感觉心里咯噔一下,这种动作稍嫌色情,要不要提醒她一下呢?

 

李所妍一条腿搭在窗台上,弯着腰,优雅地举起双手,做出像芭蕾舞演员的姿势,徐畅然则蹲着身子慢慢转动镜头,取景器前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瞄向最隐秘的部位,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徐畅然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

李所妍跑过去拿起手机,背过身去,用韩语说话,徐畅然看着她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李所妍很快放下电话,回头笑着对徐畅然说,是她母亲打的电话,提醒她在12点退房。

 

徐畅然看了看表,“快到11点了,要不现在就退房吧。”李所妍想了想,点点头,拿着衣服走进卫生间。

 

退房后     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在附近一家韩国烧烤店吃午饭,烧烤店在三楼,靠窗的火车座,徐畅然告诉李所妍,慢慢吃,吃完就到机场,时间还早。

 

窗外是步行街熙熙攘攘的人流,李所妍借着喝啤酒碰杯的机会向徐畅然表达了谢意,徐畅然微微点头,算是笑纳。这几天的安排比较丰富,虽是走马观花,也算全方位认识荣城。

 

一点半出发,徐畅然坚持要送到机场,回来后洗澡换衣服,又赶回酒店,开了一个房间,这次是27楼。

 

在床上睡到6点一刻,杜老师进来,紫色的真丝花边衬衫,百褶裙,黑色的高跟鞋,亭亭玉立,风姿绰约,徐畅然一见到她,小弟弟马上起立致敬。

 

上午,李所妍一丝不挂,在旁边走来走去,小弟弟基本按兵不动,有那么一两次处于激动的边缘,但最终偃旗息鼓,而杜老师一走进来,小弟弟就躺不下去了。

 

杜老师见徐畅然半躺在床上,似乎不愿起来,走过来把被子掀开,看见下半身剑拔弩张的一幕,“怎么,想我啦?”杜老师笑着说道。

 

“嗯,因月想好友,因花想婵娟。上来休息一会。”徐畅然说着,把杜老师拉上床,抱在一起。

 

一手搂着杜老师丰腴的腰身,一手抚摸着她的丝袜小腿,从自驾游聊到股票,徐畅然简单介绍了下单情况,已经全部买入,虽然股票小有盈利,时间还早,这次要在股市中征战两年以上时间。

 

“好吧,那应该能够翻一倍吧?”杜老师问道。

 

“翻一倍?到40万?如果是这样,我就不会干这事了,你拿去买房子也不止一倍。”徐畅然说道。

 

“是吗?那更好。我要求不高,到50万就满足了。”杜老师笑着说道。

 

徐畅然欲情如炽,和杜老师吻了一阵,手又伸到胸罩里抓着乳头揉捻,杜老师意识到这样下去不会轻易收场,说道:“畅然,还是先去吃饭吧。”

 

“不想下去。”徐畅然脑子里火烧火燎的,正在兴头上。

 

“那……你不吃晚饭?”杜老师微微喘息着问道。

 

徐畅然面红耳赤,手忙脚乱地把杜老师衣服和胸罩解开,露出胸前丰润洁白的两团,“要吃”,说完俯下身去含住一颗小葡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