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大衣销售网络社区

城市空荡,愿我们怀中依然藏着宝剑

江南 2018-08-08 17:42:26

以前灵龙还不叫灵龙的时候,大家一天到晚赶刊期,到了临春节放假那几天像赶集一样没日没夜地加班,丝毫没有过节的气氛。

 

几年过去了,现在回想起过去就像隔着一层毛玻璃,那些匆忙的日子从指缝里一颗一颗地流走,欢喜或悲伤,相遇又分别,都是已经离开的故人。

 

刚刚过去的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。

 

《九州缥缈录》和《上海堡垒》的影视化公开了。

 

前者是我学生时代心头的白月光,后者是每当我因为任何事由要乘飞机的时候都会想起的遗憾的故事。

 

十年过去,依然有人因为再版的它们再大喊着“此生无悔粉江南”,这个时代有什么故事可以停留在谁心里十年之久呢?十年都足以令稚童长成少年了。


(Illustrated by Moonlight悦)

 

你看见有人不顾一切劫法场的时候还会激动得热血沸腾么?看见很久以后的将军终于发现的遗憾了么?也许你已经不是当年初初见到的那个你,可你听说有一天能在荧幕上看见他们,又激动得从家里的旧书架上把它们翻了出来不是么?

 

那些故事在结束很多年之后又重新回到更多人的视野里,抖落灰尘,光芒万丈。

 

再翻开的时候当然很难有曾经那种烈火突破胸臆的感觉,但你总还能看见少年的孤勇和少女的倔强,还有那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拯救了世界的男孩们。


(Illustrated by Moonlight悦)

 

然后某人真的开始写《龙族V》了。

 

那才是个开始已久却尚未完结的故事,那个叫路明非的男孩长大以后穿着伦敦萨维尔街定制的西装和Burberry的风衣,风衣里是沙漠之鹰和短弧刀,他已经强大得可以独当一面了,但他还是疲惫地走在暴风雨里,他去找他的师兄和救他的师姐,战斗的时候他也很狼狈,他不酷炫,可是他说我要救你,他就肯定会守诺来救你。

 

他用完了最后的1/4生命,后面会发生什么,在某人没拿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。很多朋友在读者群里微博里微信里哭着说有生之年,我想这也的确是有生之年。

 

很多等新书的朋友在两年里升学、出国、工作、结婚生子,慢慢地迈向他们自己人生的下一个阶段,可是他们回过头来,那个叫路明非的男孩还站在暴风雨里,一如那个曾经迷惘再慢慢坚定的他们自己。

 

其实还有好多好多事情发生在这个冬天很长的年份里,但是更多的话可能要留待2018年继续说了。

 

一月的时候大家开心地出国年会,夜里男孩子们在喝酒聊天,女孩子们在游泳拍照,和谐快乐,岁月静好。

 

但那是在一整年的浴血战斗之后获得的短暂假期,假期过后,我们还将披上甲胄,继续作战。

 

因为我们腰间藏的剑还锋利如新,希望它一直来不及变老。